【母亲上帝的爱】家常饭

约翰发布

“今晚吃什么呢?”

这是从下班,到站在水槽前为止,一直在大脑中打转的烦恼。随着换工作开始的独居生活,令我不得不在曾经不以为然的事情上投入时间。其中之一就是准备晚餐。

错过晚餐时间的某一天,由于已经较晚,做大餐有些负担,但也不想吃前一天剩的小菜。在碗柜找吃的东西时,发现了炒辣白菜罐头。这时,浮现了简单易做的菜单,就是辣白菜炒饭。既然要做,就做成美味,于是上网查了烹饪法。正好所需要的材料都齐全,制作方法也简单,便开始了。

首先,在平底锅里倒油,再拿出之前冷冻过的大葱,切完后放入锅里。为了爆锅,开始慢慢炒,但锅里的油如放鞭炮一样,溅到四处。虽然赶忙灭了火,但葱带有的水分遇到油后,发出了刺耳的声音。急忙扔进了金枪鱼搅拌后,沿着锅边倒入了酱油。这时,酱油一下子沸腾,又开始第二次放鞭炮,不,这次堪称是轰炸。大惊失色的我,赶快又熄了火,但这次轰炸在厨房到处留下了黑色的痕迹。

平底锅降温后,我几乎要放弃的心态,接着放炒辣白菜和辣椒面搅拌后,再放米饭炒完就收尾了。成品和网上看到的图片截然不同。我甚至不敢品尝,先推迟吃饭,开始收拾残局。

从瓷砖墙到水槽周围,不知洗了多少次抹布,擦了一遍又一遍。这样,厨房复旧如初后,才能吃上一口饭。看时间才发现从做饭开始已过了一个半小时左右。或许是因为饥饿,变凉的辣白菜炒饭也比预料的好吃。

摆开桌子,准备开动时,突然想起了,让我经常致电的爸爸的嘱咐,于是拨通了电话。

“爸爸。”

“嗯,吃晚饭了吗?”

我只能说了谎,说已经吃过了。否则就知道随之而来的话会是什么。接着从听筒传来了,远处的妈妈和弟弟的笑谈声,那一刻仿佛我也在同一个空间。然而,结束通话后一切又回到了现实,变凉的辣白菜炒饭和妈妈做的热腾腾的家常饭一对比,显得格外寒酸。

妈妈也在厨房经历过鞭炮秀吗?

妈妈也是边躲开意想不到的轰炸,边给家人们做饭的吗?

在此体谅着隐藏在饭桌上的妈妈的辛苦。即便我们不领悟,妈妈也默默地付出她的时间和精诚,做了每顿饭。每当那时候,我不是休息,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且用一句“谢谢”付款后,视那辛苦为理所当然。

早知做饭是如此辛苦的事,当妈妈叫我吃饭的时候,立刻跑过去坐在餐桌前该有多好;即便是普通的饭菜,也不挑食,感谢着吃该有多好,为什么以前没能那么做呢?

此时想念着妈妈做的家常饭,不,是想念以爱做家常饭的妈妈。

anyShare分享到:

0 条评论

发表回复

Avatar placeholder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